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美妝 > 正文

10款美白面膜對比測評:泰國網紅Ray不達標;推薦HFP、蒂佳婷

2019-07-17 14:56:21    來源:消費者報道    作者:陽佳

中國人的審美觀念里,一白遮百丑。

 

這句話在美容界被奉為圭臬,表現之一就是,它幾乎統領了當今護膚產品的半壁江山:美白丸、美白霜、美白面膜、美白潔面乳……

 

但美白產品屬于功效型,部分消費者可能出現對某些美白成分不耐受,也有人會慣性地對某些防腐劑成分感到不適,因此美白產品的安全問題一直備受關注。

 

2019年5月,《消費者報道》向第三方權威機構送檢了Olay水感透白光塑鉆紋彈力面膜、HomeFacial Pro熊果苷亮膚補水面膜、LiLiA御雪臻顏無瑕美白面膜、泰國Ray·芮一蠶絲面膜(金色版)、韓后雪顏亮白達人面膜、韓束凈透亮白面貼膜、蒂佳婷美白亮膚面膜、屈臣氏燕窩沁白臻顏面膜、赫拉雪膚煥白面貼膜、碧素堂美白面膜等10款美白面膜,對比測試其甲醛、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對羥基苯甲酸丙酯、甲基異噻唑啉酮、甲基氯異噻唑啉酮等防腐劑。

 


檢測結果顯示,大多數產品的安全性表現不錯,其中HFP、蒂佳婷等在內的2款面膜表現較好,所測風險性防腐劑均為未檢出。

 

韓后、韓束、屈臣氏檢出微量甲醛,正常使用關系不大;此外,泰國網紅面膜Ray(芮一)可致敏防腐劑MIT含量非常接近國標限定的最高值。

 

值得注意的是,Ray、赫拉還存在檢出成分與標示成分不一致的問題,被本刊列為不推薦產品。


韓后、韓束、屈臣氏檢出微量甲醛,正常使用無須擔心

 

浸淫在社交媒體多年,姑娘們都被各類美妝博主、科普大號帶成了“成分黨”——每次慷慨解囊前,得先看看成分值不值得下手。

 

甲醛或甲醛緩釋體型防腐劑,就是讓成分黨妹子們繞避三舍的成分或物質之一。

 

但在現今的化妝品中,很少有直接添加甲醛來防腐。替而代之的是,甲醛緩釋體型防腐劑。

 

一般在成分表中,咪唑烷基脲、雙(羥甲基)咪唑烷基脲、DMDM乙內酰脲、聚季銨鹽-15等都是非常常見的甲醛緩釋體防腐劑。

 

這類型防腐劑會緩慢、持續釋放出微量游離甲醛。量不大,但足以殺菌防腐。所以為不少化妝品所使用。

 

甲醛在2006年即被國際癌癥研究機構確定為人類致癌物質。一是認定在不尋常高劑量或長期暴露的情況下,它可能引起鼻咽癌;二是,它被認定為與白血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基于種種負面表現,甲醛在公眾心中的形象,基本等于“負分滾出”。

 

但是,以上致癌論的基本前提是“不尋常高劑量”“長期暴露”,對于使用護膚品的普羅大眾來說,甲醛經皮膚與人體接觸,接觸量、接觸面積,都與前者不在同一量級。

 

美國衛生和公眾服務部針對甲醛的毒理學特征指出,化妝品和日常衛生用品中的甲醛經皮膚與人體接觸,但很難進入到體內,對機體的作用僅局限于接觸部位和其緊密接觸的細胞層。

 

因此,它對我們來說,致癌談不上,但仍然是一個可能的致敏原。

 

我國《化妝品安全技術規范》(2015年版)(下稱《規范》)對甲醛緩釋體防腐劑都有明確的使用限量規定。在這樣的使用標準下,一般它們所釋放的甲醛含量,不會超過《規范》允許的甲醛最高濃度0.2%。

 

本次測評中,韓后、韓束、屈臣氏三款產品均在成分表上標示含有雙(羥甲基)咪唑烷基脲,實際檢測結果亦顯示,3款產品均檢出了微量甲醛,含量從0.0108%~0.0196%不等。

 

 

 從濃度上講,三款面膜檢測出的甲醛濃度都較低,基本不用擔心安全問題。但考慮到甲醛緩釋體型防腐劑多為皮膚致敏劑,如果你肌膚比較敏感,或者曾經監測到肌膚對這類防腐劑過敏,應該在購買時避開含有甲醛緩釋體型防腐劑的護膚產品。

 

另外,一款名為LiLiA御雪臻顏無瑕美白面膜的淘寶爆款面膜,在成分表上亦標示含有雙(羥甲基)咪唑烷基脲,但在實際檢測中未達檢出限(檢出限0.0018%),顯示為“未檢出”。

 

廣州市博賢化妝品有限公司研發總監曾萬祥認為,甲醛緩釋體型防腐劑釋放甲醛的速度與產品貯存酸堿度、搭配的原料選擇,配方結構等有關;另外,貯存的時間長短,也會影響其釋放的甲醛濃度。因此,成分表上標示了雙(羥甲基)咪唑烷基脲,也不一定會檢出甲醛來。

 

泰國網紅面膜Ray(芮一)MIT含量險超標

 

除了甲醛,另一個被成分黨們追成“過街老鼠”的是防腐劑甲基異噻唑啉酮(MIT)和甲基氯異噻唑啉酮(MCI)。

 

MIT是一種高效防腐劑,可以抑制細菌、真菌及霉菌的生長,在個人護理品中時有運用。它與MCI以1:3的比例混合制成的防腐劑,即卡松,多使用在洗護、沐浴露等產品中。

 

MIT和MCI是近些年來被業界組織“嚴密監視”的成分。這源于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對含異噻唑啉酮類成分的產品表現出皮膚過敏反應。因此,國際上針對二者在化妝品中的使用限值亦一調再調,呈收緊趨勢。

 

目前,歐盟和我國對MIT在化妝品中使用濃度的規定限值均為0.01%,對MIT/MCI混合物則只允許其使用在淋洗類產品中,且最大使用濃度為0.0015%。此外,歐盟還新增規定,禁止MIT在駐留型化妝品,如乳液、保濕霜、身體乳等產品中使用。

 

實際上,如果你留意個人護理品成分,也會發現,越來越多的護膚品開始舍棄MIT或MIT/MCI混合物。但考慮到其物美價廉的特性,它們仍然是許多沐浴露、洗發水等洗去型護理品,或低價護膚品的防腐選擇。

 

不過,本次測評中,仍有Ray和赫拉兩款面膜檢出了MIT。其中Ray在成分表上未標注含有MIT的情況下,實際檢出的MIT濃度達0.0099%,與國標上限值0.01%僅有0.0001%之差。

 

另一款面膜赫拉,成分表上標注含有MIT和MCI。但實際僅檢出極微量的MIT,MCI則因未達檢出限,顯示為“未檢出”。

 

 

 面膜致敏風險相對較高,挑選應謹慎

 

相比起水乳霜等其他護膚品,面貼膜與眾不同的一點在于,它是通過封閉式、高密集地導入營養液的方式,來幫助肌膚達到即時補充水分的目的。

 

“封閉”“密集導入”的護膚方式,也讓肌膚的風險承受瞬時提高。因此,敷面膜過敏是不少人會常遇見的問題。

 

本次測評,我們還檢測了面膜中的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即羥苯甲酯)、對羥基苯甲酸丙酯(即羥苯丙酯)含量。

 

這兩種防腐劑同屬尼泊金酯類防腐劑,它們也是復配防腐的好搭檔之一,在化妝品中運用廣泛。但在安全性上,業界對兩者的判定則不同:

 

短鏈的羥苯甲酯、羥苯乙酯,被認為安全性較高,這么多年針對二者的使用規定一直未有變化;而長鏈的羥苯丙酯、丁酯、異丙酯、異丁酯等則被發現具有雌激素干擾作用。不過美國FDA認為,其雌激素活性遠低于體內天然產生的雌激素活性。因此在正常使用下,消費者無須擔心使用含有該類防腐劑的產品。

 

目前,異丙酯、異丁酯、苯酯、戊酯及其鹽均不在我國《規范》允許的防腐劑行列之類。對于允許使用的甲酯、乙酯、丙酯、丁酯及其鹽類則要求:單一酯含量不得超過0.4%(以酸計),混合酯總量不超過0.8%(以酸計),且其丙酯及其鹽類、丁酯及其鹽類之和分別不得超過0.14%(以酸計)。

 

所檢測的10款面膜中,甲酯、丙酯兩項的檢測結果全部符合要求。包括LiLiA、Olay、碧素堂、韓束等在內的5款面膜均檢出了對羥基苯甲酸甲酯,韓后則同時檢出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對羥基苯甲酸丙酯。

 

 

 不像MIT或MCI有較強的致敏性,尼泊金酯則對皮膚基本無刺激性和致敏性。但是,有文獻報道指出,受損傷的皮膚則可能對尼泊金酯呈陽性反應。但話又說回來,肌膚有傷口、痤瘡,或其他不適反應,本身就不適宜用面貼膜。

 

敷面膜導致過敏的因素有很多,膜布的安全與舒適性、對功效成分的耐受性、產品本身的衛生質量把控等等,甚至肌膚本身比較敏感,都有可能。而防腐劑因素只是其中的一種。

 

《消費者報道》建議廣大消費者挑選面膜時,要結合肌膚本身的狀況。摳成分很重要,也需及時留意肌膚的反應。并且,面膜不是萬能品,節制使用,不要貪杯哦。

 

CCR綜合測評:推薦HFP、蒂佳婷,不推薦赫拉、Ray

 

CCR綜合結果顯示,HomeFacial Pro和蒂佳婷兩款表現最好,它們均未檢出甲醛、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及丙酯,以及MIT或MIT/MCI混合物等可致敏防腐劑,值得推薦。

 

屈臣氏、韓后、韓束三款面膜檢出甲醛,但濃度較低,在安全范圍,正常使用影響不大。

 

尼泊金酯方面,韓后、韓束、Olay、碧素堂、LiLiA5款檢出了比較安全的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僅韓后一款檢出具有雌激素干擾作用的對羥基苯甲酸丙酯,但濃度極低,但不影響使用。

 

赫拉和泰國“網紅”面膜Ray檢出致敏性較強的MIT,且Ray的檢出濃度較高,與國標限值僅有0.0001%之差,不推薦使用。

 

此外,Ray的檢出成分與實際標示成分不一致,不符合《GB5296.3-2008 消費品使用說明 化妝品通用標簽》的規定,屬于不達標產品。

 

 

 【特別聲明】:本報道中的測試結果僅對受試樣品負責,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號產品的質量狀況。

 

發表評論】【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分享至QQ分享至微信分享至微博
三分彩计划官网